Previous Next
 当前位置:抚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>高新简介>园区视频

五矿多尼尔房车产业集团总裁向宏做客cctv2<<对话>>节目
 【来源:】 【作者:】 【时间:2012-11-08 10:16:31】 【关 闭

主持人:
    好,谢谢大家的掌声,也欢迎电视机前的各位,每周此刻准时收看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《对话》。
    在开始我们今天的话题之前,我们不妨一起来关注这样的一组数字。这是这些年来,我们中国的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数字变化,在2007年,我们国家的社会商品零售总额是8万亿,在2008年这个数字变成了10万亿,在2009年更是达到了12.5万亿。但是在下一步,当我们要进一步启动消费市场的时候,就需要我们去寻找更多新的消费新势力。
    今天在节目当中,我们也为大家找到了这样的三种消费新势力,他们现在已经组成了海陆空的编队,等待着大家的检阅。今天我们也为大家请到了几位这方面的资深爱好者,马上我们一一地来认识一下他们。

字幕提示:
    游艇产业全球年销售额650亿美元。
    中国年生产额30亿人民币,年销售额10亿人民币。

主持人:
    欢迎您,林先生,您好。
林明昆(三亚鸿洲游艇会总经理):
    很高兴见到您。
主持人:
    很高兴,从大海来到陆地还习惯吗?
林明昆:
    还习惯。
主持人:
    还习惯。
林明昆:
    还有点儿晕船。
主持人:
    有点晕船。跟大家介绍一下,您的这个消费新势力,到底是和什么有关?来。
林明昆:
    正如大家刚才所看到的图片一样,我想大家要向往这种海洋生活,要向往这种游艇生活,请大家到国际旅游岛来找我,欢迎大家。
主持人:
    好,谢谢。来,林先生请就座。
    接下来我们来认识一下,今天即将出场的第二位嘉宾。

字幕提示:
    房车产业全球年销售额1400亿美元。
    中国年生产额2亿元人民币,年销售额4000万元人民币。
向宏(五矿多尼尔房车产业集团总裁):
    我们这个家虽小,但是麻雀虽小,肝胆俱全。为什么说房车叫一家人的高尔夫,三代人的大玩具,它是各个年龄段,都找得到自己,到了大自然里那种关系。我的梦想就是,在不久的将来,更多的家庭,都来参与这种房车生活,去亲近自然。这个梦想,也许三年,也许五年,但最多绝对不会超过十年。

主持人:
    向先生,您好,描述一下您的这个消费新势力。
向宏:
    我们这个消费是一个,就像刚才讲的,是一个亲近自然,走进乡村的一个载体,是一个绿色生活的一个新的方式。
主持人:
    来,谢谢您的到来,来,请坐。
向宏:
    谢谢。
主持人:
    那么今天的《对话》节目,为大家挖掘的第三种的消费新势力又是在哪个领域呢?不妨我们一起来看一看。

字幕提示:
    通用飞机产业全球年销售300亿美元。
    中国年生产额1亿元人民币,年销售额3.5亿元人民币。
金乾生(西安阎良中国航空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):
    当你起飞,拉大油门,离开跑道,冲向空中的那一刹那,那个感觉简直棒极了。飞机在空中,平稳飞翔的时候,就像鸟儿一样,展开双翅,那种感觉也是,非常非常的爽,太爽了。要不信的话,大家都来试试。

主持人:
    金先生,您好。
金乾生:
    主持人好。
主持人:
    描绘一下这个新势力到底是怎样的新势力?
金乾生:
    飞翔是我们人类共同的梦想。
主持人:
    是。
金乾生:
    当你离开地面,像鸟一样,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的时候,那不仅仅是一种消费,更重要的是一种,非常非常美的享受,所以爽极了。
主持人:
    好,谢谢,谢谢金先生。
    我们同样也欢迎刚才前面出场的两位,我们今天要来问问,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因缘,或者说契机,让你们对这个消费新势力如此的钟情?
林明昆:
    大家看得到我手上拿的这个贝壳,我从小就在海边长大的,我长到12岁的时候还不会游泳。正好,我在香港的二叔,他有一天拿了这个贝壳回来给我看,我就觉得很奇怪,他告诉我这是海里面的,那个时候真正激发了。我就感觉到,多年来一直有个梦想,真的想去深海,也就是陆陆续续到工作的时候,最后找到了游艇,是非常好的一个载体。
主持人:
    那么这个载体在这些年来,到底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一些影响或者是改变?
林明昆:
    我小孩已经有8岁多了,我们这么多年来,其实是离多聚少,所以我有时候也感觉到非常失落。但是去年夏天,有一个事件改变了我,我把我的小孩带到了,因为我在三亚现在,带到了三亚。再加上我的船长,我们三个人开着帆船出海去玩,一开始我的小孩非常紧张,应该说是被我半蒙半骗地拉上来。所以在船上,我也看得出来他差不多要哭了,尤其一开始出海的时候有风浪,船是在晃的,我一直在他身边,我说不要怕,爸爸在你旁边,慢慢慢慢感觉到小孩的,这个时候他紧拉着我的手,那种感觉就真的,父子俩从来没有这么亲近过。
主持人:
    这样的一个新的消费,其实让林先生的这个家庭变得更加的温馨了。我们来问问向先生,向先生,您对房车的钟情是始于什么时候开始的?
向宏:
    我这里也带来一个我朋友女儿画的一幅画,我从这幅画给大家说两句。这幅画表达了现在的小朋友的一个心情,这个小朋友,他可能并不理解什么叫房车,可是他把房子和车都画在一起了,意思就是他做作业,能不能到农村里头,到乡下去,到自然环境里头去做作业。不仅是这种小朋友憧憬,其实我们这样的人也有向往,但这种向往,在我们今天的这个城市生活之下,你很难实现。所以实际上我在做房车之前,实际上是这样一种潜在的心理和愿望。
主持人:
    实际上有了这个房车之后,是不是这个目标或者说这个梦想,非常容易实现了?
向宏:
    有了房车以后,这个目标就有了操作性,你设想一下,如果要到一个风景秀美的地方里,去盖个房子,你就是有钱也不太可能的,房车可能给你带来这种方便。
    你除了在一处美景,有这么一个房子,而房车可以让你在N处美景,都去享受这种和自然零距离的生活,所以这种美感会让人充满了向往。
主持人:
    金先生,您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让您对飞行这么地有感情?
金乾生:
    我给大家看一张照片,这也是我第一次体验固定翼飞行的时候,飞机着地以后我兴奋不已,因为那种感觉一直久久不散。所以自己在地上张开双臂,然后还回味那种感觉,照了一张照片。
    这是第一次驾固定翼,第一次上固定翼也是教练带着上,因为像我这样一个连汽车驾照都没有的人,不可能有飞机驾照。在返城的时候教练也说,你可以操作一段,给我讲了一下操作要领,其实非常简单,我的感觉比我们在地面上骑自行车简单。
主持人:
    我想问问这个飞机上还有其他人吗?
金乾生:
    后面我还坐了我四个同事。
主持人:
    再问一个问题,他们知道您已经走进了驾驶舱了吗?
金乾生:
    他知道我在驾驶舱,但是不知道我操作。我拿到舵以后我就非常兴奋了,我想先爬升一下。
主持人:
    先来个上下。
金乾生:
    先来爬升。
主持人:
    一拉。
金乾生:
    我一拉,结果因为从来没操纵过,没有感觉,结果拉的劲儿大了一点,飞机非常灵敏,一下就上去了。我感觉拉大了,我就赶快往前推,一推又下去了,这个飞机在空中,就像喝醉酒一样跳了几下。后来我们降落以后,我就问他们四个,我说这个飞行怎么样?他们都说特别爽。
主持人:
    特别爽。
金乾生:
    特别爽,就是中间有一段不行。
主持人:
    但是也从此让金先生就喜欢上了飞机驾驶。
金乾生:
    上瘾。
主持人:
    上瘾。上瘾到什么程度?
金乾生:
    反正我今年过年我是去广州过的,我去了一个游乐场。
主持人:
    游乐场有飞机可以开吗?
金乾生:
    没有飞机但是有过山车。
主持人:
    坐过山车,可以来代替这个驾驶的瘾,是吗?
金乾生:
    对,我把过山车、大摆锤、龙卷风暴,天旋地转,全玩了一遍。我看了一下,上这些的年龄最大的可能就是我,其他的比我要小得多。
主持人:
    史上最年长的游乐场的参与者就是他了,坐过山车来代替平时不能开飞机的这种感觉,是吧?
金乾生:
    是,所以有了驾驶飞机,在空中飞行这种经历之后,我感觉没什么不可以干的。驾驶了飞机之后我发现,地不如海大,海不如天大。
主持人:
    其实,如果电视机前的各位觉得说,他们三位仅仅是房车或者是私人飞机,或者是游艇的爱好者的话,那么您就大错特错了。事实上,他们现在并不仅仅是这方面的玩家和高手,他们已经带着这样的一种愿望,带着这种爱好,进入到了这个产业当中,把它作为推广和提升消费新领域的一个新的努力(方向),我们不妨在这一刻,也让现场的观众来感觉感觉,你们觉得未来,我们的私人飞机也好,我们的房车也好,我们的游艇也好,谁更有可能成为消费当中的一个新势力?
观众1:
    因为我们的主题是拉动消费吗。
主持人:
    对。
观众1:   
    游艇和飞机,它可能会离消费比较远。你想啊,现在有私家车的人多,还是有游艇的人多,有飞机的人多,而且游艇和飞机,它都是要受到一定限制的。但是马路现在是现成的,高速路也是现成的,所以我觉得房车未来的前景,我觉得可能会很大。
观众2:
    我个人认为,在未来消费当中,主导消费我觉得应该是私人的游艇。
主持人:
    游艇。
观众2:
    对。因为我觉得。
主持人:
    你看,林先生给你鼓掌了。
观众2:
    我觉得中国人还比较喜欢大海的。
观众3:
    我喜欢飞机,我觉得大家在陆地上生活惯了。
金乾生:
    终于等到一个喜欢飞机的人。
观众3:
    都有这个想飞翔的这个愿望。
主持人:
    金先生等很久了,说终于你站起来了。
观众3:
    我希望我们的妇女同志能成为天空的女使者,女飞行员们。
主持人:
    刚才当我们现场的各位,找出了充足的理由,来支持某一个消费新势力的时候。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,我们现场的三位,他们已经悄悄地在旁边算了一笔账,究竟是怎样的一些账,这些账如果公布出来的话,是不是足以让大家把票投给他们。
向宏:
    我就先说了。
主持人:
    好。
向宏:
    我先给大家一组国外的数据,大家来看一看,在欧美,拥有汽车家庭的15%拥有房车,同时有70%的家庭消费房车。
    我们原来感觉到,我们要花5年的时间,可能才能在中国形成10万辆房车的消费规模,结果我们最近在海南做了一个试点,做了一个调查,结果就发现海南这一个市场,5年下来,也许就会实现10万辆房车。所以这样来讲的话,它的拉动系数确实非常地大,并且消费这种新方式的人群,也非常地多。所以我们也称之为,房车为什么叫做一家人的高尔夫,三代人的大玩具,就是这么来的。
主持人:
    非常有说服力。如果还没听两位表述的话,我几乎已经要把票投给我们的房车方阵了。林先生,您觉得游艇是不是最有拉动消费潜力的?
林明昆:
    肯定的。
主持人:
    肯定的。
林明昆:
    其实我刚才非常认同我们向先生的话,他其中有一个非常关键的数据,大家可以看得到。他讲到了,15%的美国有车的家庭都有一个房车。因为我正好是,之前我也做了将近20年的汽车,其实我还有一组数据要告诉大家,在美国家庭里面,有车的人10%都拥有游艇。
    一个游艇的价值,大家都知道,游艇的价值高还是房车的价值高,我想不言而喻的,大家能够都算得出来,产值哪个行业高。
    我再回到说市场潜力,我面前写了一个多少呢,一百三十万分之一。
主持人:
    这个什么意思呢?
林明昆:
    大家能猜一下吗。
观众4:
    中国人拥有游艇的人数是吗?
林明昆:
    太好了,小伙子,这个贝壳就送给你了。在美国,每16个人当中有一个人会游艇,我们所说的4A城市,北京 、广州、上海、深圳,我们的人均GDP收入跟北美是齐平的。所以我们正在进入这个消费的阶段。
    我其实想告诉大家,人家那边是七分之一或者是十六分之一,我们是一百三十万分之一。大家能够告诉我,谁的增长速度快,谁的增长空间大,谁的消费多,认同吗?
主持人:
    再来,我们把目光转向金先生的飞机。金先生在飞机旁边写了这样的一组数字,上面是150,下面是1500。
金乾生:
    航空在我们国家来讲,相对来说整个发展是滞后的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低空飞行还没有开放,私人飞机飞行主要是在低空飞行,目前我们业内的专家们,评估现在的现实市场,大概每年是150亿人民币。5年之后,如果低空在近两年之内能够逐步地实现开放,这个产业的市场容量可以到1500亿。可能跟游艇和房车相比较的话,它拉动的面更加广一些。
汤敏(中国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):
    这三个领域,在中国是刚刚兴起的。中国产业正在升级,从国际上升级过程看,房车、游艇,包括小型飞机,中国现在已经渐渐进入比较优势。所以我们应该,首先要把制造抢过来,占领一部分的世界市场,这是第一个。
    第二个就是说,实际上这些消费,我们要用一种新的模式。刚才我们谈的都是说,我们这个家庭要拥有一个,但是中国毕竟,我们的人均GDP是美国的十分之一。但如果我们现在,设计一个新的模式,让用稍微低一点的消费,短期地能够进行大家公众式的消费,或租赁式的消费,很可能,我们很快地这个市场就能做起来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觉得,如果让我选的话,房车非常重要,第二就是游艇,第三是飞行。
林明昆:
    谢谢汤教授。我同意前半部分,中国的游艇市场就跟我们今天的汽车市场一样,会变成全球最大的市场。后面我觉得不好意思,我肯定会支持游艇,所以您刚才说了消费,偏偏游艇有一个,不是只是高消费,游艇偏偏有租赁的模式,有只要花1000多块钱,就可以享受的模式。
    我想在每个人当中,一个人花1000块钱,我想总可以坐吧,我一年花一次总可以吧。
汤敏:
    1000块钱能去坐游艇,玩一天或者玩几个小时,对于大部分的中产阶级,一年一次完全可以做到。但是大家不知道,不知道这才1000块钱,因为得好几万块钱,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游艇。
金乾生:
    飞机一两百块钱就可以来一次。
汤敏:
    对,那么这个都是出乎我们大家意料之外的。
金乾生:
    对
汤敏:
    我们现在差的是什么,我们差的是一种很便利的方式,我们差一个大规模的宣传,我们差的是一种,把它用一种投资方式,把这些码头都把它建好。现在我们缺的是对这个市场运营的一个新的模式,一个创新的模式。
主持人:
    好,谢谢您,谢谢。
    在刚才的一番现场讨论当中,实际上我们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,无论是私人飞机也好,无论房车也好,无论是游艇也好,在今天的中国它是有需求的。但关键在于说,怎么来启动这样的一份需求。
    如果我们把这个桌子比作是中国的消费版图的话,把你们的游艇、房车、飞机,开到你们认为,它现在已经发展的这个阶段上。游艇说刚刚起步,房车呢?
向宏:
    也是刚刚起步。
主持人:
    那你们俩基本上齐头并进。
向宏:
    对。
主持人:
    飞机能不能飞得更远一点儿?这个举动特别地出人意料,因为您刚才也觉得,它事实上应该成为消费的新势力,但在今天的版图上,您还往后退了一步。
金乾生:
    我自从干了这个事儿,一直是倍感孤独,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夜行人,现在已经到了黎明了。我非常赞同刚才汤老师的意见,任何一个产业它如果要在一个地区或者一个国家要发展的话,就是必须要有一定的群众基础,那我们就从市场的培育开始,我们现在下手做两个市场,一个就是航空旅游,因为我去美国大峡谷,我就是坐着直升机去观光的,因为任何交通工具没有办法跟它相比较,你要是坐着汽车去看大峡谷,和坐着直升机去看大峡谷,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大峡谷。
    实际上,就包括我们的长辈,他辛辛苦苦一辈子,可能连飞机见都没见过,那么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把飞行体验、飞行旅游,做起来的话,更多的人为了尽孝道,把自己的父母坐上向总的房车,拉到我们的机场,然后坐上我们的飞机,一直飞到海边,一直飞到美国大峡谷,飞到海边,飞到海边做林总的游艇,出海再转一圈,你说我们这样的父母,是不是在世上不白活一趟,我们的子女,这样去孝敬我们的长辈,实际上也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。
    我的观点就是,最高的商业高手,他不是说把东西卖出去,是开辟新的消费方式,开辟新的消费领域。
主持人:
    这也正是我们今天特别想要探讨的,就是三位,如果你们可以称之为高手的话,我们一定需要了解到的,你们到底是怎么来打开这个消费的新领域?
向宏:
    他们两位的心情,我是非常能够理解的。一个成熟的游艇产业,是中国消费的明天,一个成熟的航空私人飞机的消费产业,是中国的后天。而房车是中国的今天,是今天、明天和后天的关系。但是这三者都要同时起步,房车要有营地,其中有一种营地叫做房车狂欢乐园,一个房车狂欢乐园水上要有游艇,天上要有飞机。
主持人:
    缺一不可。
向宏:
    所以这两个项目在当期,应该是房车的一个关联项目。在未来,明天、后天它们是一个很成熟的项目。我是恰恰能扮演一个什么呢?帮这两位仁兄带动当期市场,明天的市场是他们的。
主持人:
    所以您今天坐在了正中间。
向宏:
    也许。
林明昆:
    游艇其实刚刚开始做的时候其实蛮难的,其实真的蛮难的,因为我在6年前,开始在中国卖游艇的时候,当时简直一片茫然。差不多有6个多月,谈了N个客户,一条游艇也没卖掉。最后,这个时候迫使我坐下来思考,到底怎么样应该去推这个产业,并不是像当初我想象的那样。最后走到了俱乐部的模式,通过俱乐部,我们引进一些国外的牌子,从厂商那里拿到了相应的一些技术,正如金先生和向先生,他们对飞机、对车会很了解,一旦我们掌握了其中一些关键的技术,包括其中的维护保养,其实我们就不会害怕它们了。这个时候我们再推荐给顾客怎么去用,怎么把它用好。
    其实我觉得我们三家有一个共同点,其实都可以欢迎顾客来试,我们最初的时候,做了很多试乘、试驾,其实大家共同经常会,我想在这里有很多人是买车的,经常会在4S店,会做到试乘、试驾。然后我们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模式叫做展览。展览有个什么好处呢?展览可以把所有的这些牌子都放在一起,大家可以去看、去摸、 去问,很多知识在展览的过程中就可以。
    其实我觉得,房车也不防可以做一个展览,甚至我们三家可以放在一起做展览。
向宏:
    老林讲的这种展览,我们在三亚做了一个,叫房车及露营文化体验销售的一个活动周。
许慕韩(港中旅集团副总裁):   
    任何一个新势力,在启动的时候都是难的。90年代初的时候,我接触过一段房车,弄了一批房车进来,然后我们就开始,先是找一些比较成功的,当时改革比较成功的一些企业家,进行了一些面对面的促销,办了展览,展览不是没办过,我们还专门找了一些写手,写了一些小说,就给这个市场上,给这个行业里面,包括爱车的人去散发,感觉很简单。结果呢,结果非常不幸,我们推销了整整了半年以后,不得不大家付出了一点钱,让那人把房车都开回去了,都拉走了,重新托运拉回去了。
    到最后我们卖了多少个房车呢?卖了12个房车,就做了半年的时间卖了12个房车,极其的难,而且卖完以后,很多人来找我们投诉,说这玩意儿哪儿去,我就摆在哪儿养蚊子,一打开车门全是蚊子出来了。所以我觉得这个难,第一是消费的观念形成了没有。所以我讲,第一展览很重要,但展览是不够的,要有大众传媒,《不见不散》,就是葛优跟他女朋友,很多时间就在那个房车上生活。
主持人:
    那是电影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场景。
许慕韩:
    一个场景,他能够促进大家认识这种新势力,来接受这种房车,乃至更高一点的理想,都是不难的,这是个时间的问题。
向宏:
    我讲一个故事,首先这个故事是什么呢,我买房车,当时是为我父亲80岁生日,买了一个房车,送给他作为纪念品。
主持人:
    父亲一定特开心。
向宏:
    没想到开心两天以后就不开心了,他觉得房车坐起来,好像不像小汽车这么舒服,那么他就决定把这个礼品要还我,那怎么办呢?我就这个礼品找司机给它拖到三亚去,然后在三亚我就陪着他们,在海边上给他看电影,看当年他们喜欢的那种南征北战的老电影。慢慢慢慢地,老人家就看出感觉来了,随后我父母就在房车上生活,
慢慢慢慢就变成了一个房车发烧友。
主持人:
    比你还发烧吗?
向宏:
    差不多。他是一住就住三个月,我是一住住两天,并且他带动了周边一群人,就是我的老家重庆的,一群人像他这样的这些老先生,老同志们,一群人都去消费房车。
主持人:
    老金这儿你有难题吗?
金乾生:
    应该讲非常难,但是也可以讲非常不难。为什么这样讲,就是难是难在你自己做工作要做到位,为了做这个事情,我修了航空馆,里边有航空知识的展览,也包括实物、图片等等,中小学生、老百姓都可以参观、可以了解。
    完了之后我有模拟器,就是模拟飞行,可以在地面模拟正式的飞行。完了之后,再去参加真实的飞行体验等等。我们有主办叫中国国际通用航空大会,去年已经开了一届,包括飞行表演,让更多的人接触到它、了解它。
陈毅龙(通用飞机爱好者):
    金主任也说过,每个人,尤其是每个男人,从骨子里边,可能从小就有飞天的梦想,我觉得也是一样的。
    从很小我就关注航空,我们家里,我父亲也是个航空爱好者,他订了航空杂志,现在的航空知识,航空杂志我从小看。跟金主任一样我飞过,但是没照,属于黑飞的。
李晨(精功通航有限公司总经理):
    我是卖飞机的,同时我也是一个通用航空公司的经营者,和一个飞行俱乐部的经营者。我卖的第一架私人飞机,就卖给了我们陕西渭南的陈先生,我卖的这架飞机,并不是实现销售这个过程有多难。而是我帮陈先生,解决了很多卖飞机之外的事情。就是刚才金先生讲的,就必须帮着客户,怎么让他用起来,让他飞起来。
Dephine(海天盛宴公司总经理):
    首先我想说,我们都是出于同样的原因,是因为热爱,或是出于商业原因,商用飞机在中国用途很广。因为中国的面积几乎和一个大洲相当,你们可以在船上做生意,你们开车上班之后,你会出于热爱买飞机,买车,买游艇也一样。这三个行业最终会走到一起,因为这些行业都会创造商机,在因为都是新兴产业,会创造就业,创造新的经济增长机会,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。
汤敏:
    我想挑战你们的商业模式,在中国这种情况下,买车、买游艇、买飞机,这都极少数的人,因为什么呢?它的利用率太低了,尼泊尔就专门有一个航空公司,专门飞叫亲近珠穆朗玛,那么一个公司,这个公司就花100美金,也就是600多人民币,就飞一个多小时,飞到珠穆朗玛峰那转一圈,在世界屋脊转一圈回来,600人民币,谁都付得起这个钱。但是如果他要买个飞机去,完了以后就没用了,很多人就不愿意做了,所以我们现在,中国要把这作为一个产业来推广的话,我们不要老想着,把这个东西卖出去,可能我们要组建一个大公司,把它租出去,一个游艇,每个星期能用三天五天,那平均下来成本就低得多,1000人民币用半天,绝大部分人都用得起,只有这样大公司具有这种规模,我们才可能去建立这些基础设施,这个商业模式跟欧美这些完全不一样。因为那些发达国家,他用了70年造成了,我们要在未来5年里头,把这市场打开,只有这样,才能真正起到拉动消费的作用。
主持人:
    可能对很多的消费者来说,当我们今天接触到了,这样的消费新势力的时候,我们会有所心动,但心动之余可能还会有一些担心,包括汤先生刚才提到的这样的质疑,我们来听听现场的观众的心声。
观众5:
    刚才的谈话,我也了解了这三种新的消费方式。但是作为一个白领,一个普通的白领,我想知道,这三种新的消费方式,我也能拥有吗?
主持人:
    潜台词就是,飞机、房车、游艇等于有钱人的消费,房车一定买得起。
向宏:
    因为买房车,我们的产品从3万的帐篷式房车,然后到最豪华的所谓A型房车,500万,它有这么大的价格空间。
主持人:
    如果不买呢?
向宏:
    第二来讲,租赁来讲,我们也提供一个全国范围内的租赁市场。
主持人:
    那游艇呢?林先生你是不是可以来消除一下,她心里的这个担心。
林明昆:
    我想问一下,您现在开什么汽车吗?
观众5:
    我开一辆十几万的车。
林明昆:
    好,至少您不会等到买奔驰的时候,您才买汽车吧。
观众5:
    对。
林明昆:
    OK, 好,因为中国人对游艇了解得太少了,更多人一看到游艇就想到动辄上万、动辄几十万,其实不知所以然,我们中国人接触海太少了。
李跃先(太阳鸟游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):
    我们卖这个产品的背后,其实卖的是一种文化。就游艇来讲它是卖两个文化,一个卖休闲的文化,卖运动的文化,休闲和运动的文化,应该是所有人的权利。
    刚才前面讲的,飞机是200块钱一次,其实我们这个销售模式里面,我们的游艇是100块钱一个小时,在我们林总那里有,他说的1000块钱,就是100块钱一小时。
主持人:
    现在大家都开始比,谁比是更便宜了。
李跃先:
    老百姓应该销售得起,而且…
主持人:
    那我问问你,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说,至少房车和游艇的这个感受,已经没问题了。
观众5:
    没问题了。
主持人:
    那现在好像就剩飞机了。
金乾生:
    我这样回答你,我把这个飞机往前挪了两次。
主持人:
    在大家不注意的时候,飞机已经悄悄地向前挪了两次。
金乾生:
    如果你下一次,要到西安去旅游的话,带上你的家人一块去。
观众5:
    好。
金乾生:
    我想你花一张公园门票的钱,就可以坐一次航空旅游和飞行体验。
主持人:
    那公园的门票分好几种档次呢,便宜的一块钱,贵的可能要一百块钱。
金乾生:
    都可以。
主持人:
    都可以。
金乾生:
    都可以。
观众5:
    谢谢。
金乾生:
    你可以坐上飞机先到华山,然后再到韩城司马迁寺,然后沿着黄河逆流而上,到黄河最大的湿地。完了之后到黄河壶口瀑布,再到延安看革命圣地,最后再到黄帝陵,再看我们的人文始祖,这一圈下来也就是两三个小时。我敢保证,你会得到完全不同的体验。
主持人:
    三个当中,你愿意首先选择哪个项目的尝试?
观众5:
    我可能愿意选择游艇。
主持人:
    选择游艇。来,游艇可以继续往前开一下,离她更近一点,来。好,谢谢,谢谢。
    虽然说,你们已经让现场的这一个观众有所心动,但是你们面对的并不仅仅是一个消费者,更多的消费者,他们现在也许还会有自己的心声。
观众6:
    我们大家都知道,买车是需要上牌照和驾照的,我们买游艇是不是需要上牌照和需要驾照,如果上牌照和驾照,是不是非常困难拿到这个。
林明昆:
    大家有没有记得,20多年前,我在海南的驾照,我在北京是用不了的。可能其中有很多人还大概记得,今天游艇的驾照就是这种现状,您拿着北京的游艇驾照,你到海南还不能用,或者您到台湾更不能用。但是我看到了,国家相应的一些机关,包括我们国家海事局,包括我们相应的一些海关部门,其实都在做相应的一些工作。
好,上牌的问题也是一样的,大家有没有设想过,你买一辆奥迪,然后你要去上牌的时候,他说你把奥迪的制造图纸给我拿来,我给你上牌。没有遇到过这个吧,船今天就是这样,每条船要上牌,必须要有它相应的制造图纸,通过相应的一些安全检验,目前船的上牌有一定的难度,这个我想也要跟大家讲。但是我更多地是想告诉,我看到国家正在要出台相应的比较便捷的政策。
观众7:
    您好,我想请问一下,坐汽车,咱们都知道,汽车是用93、97号的汽油,平常要是没油了我们就去加油站,要是坐飞机,我们这个油该怎么解决?中途万一没油了该咋办?
金乾生:
    关于停放飞机的问题,加油的问题,还有维护保养的问题,都有专业的公司负责解决,自己买飞机的人不用操心。
主持人:
    不用担心。
金乾生:
    对,就像我们陈总买了飞机,在我们宋院长他这个俱乐部,在保养和存放是一样的。所以这些问题都是专业性问题,都由专业公司解决。
观众8:
    我想问一下,房车,我走的,旅游的过程当中,是不是可以遇到好多交通限制?
主持人:
   好,谢谢,来。
向宏:
    中国的高速公路是所有房车都能通的,中国的一级公路所有房车都能通的,这是标准。但你到乡村去了,你可能,如果是一个景观公路,你就买一个小号的门票,就这么简单,都能通过,全都能解决。
    那么我们做的房车,能够做到所有村村通的公路,基本上我们98%的房车,都能到达村村通的目的地。
主持人:
    消费者刚刚提出的这些担心,在几位嘉宾的眼中,其实都不成之为问题。那对你们来说,目前要把这样的一个消费新势力,真正地放大成促动经济发展的一个消费的主力的话,你们现在觉得困难是什么?
向宏:
    我想,我可能是唯一要讲没有困难的,现在我们的公共政策,鼓励的公共政策,都给我们这个产业带来了新的发展空间。
许慕韩:
    但是我也觉得,我们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,也有几个比较迫切的问题。首先是一个标准的问题,如果没有标准,没有一定的法制来保障的话,山寨版快出来了。到时候可能在路边挂一个牌,就说我是某某房车营地,结果一进去发现安全不保障,维修不保障。
主持人:
    设施也不齐全。
许慕韩:
    设施也不齐全,你就会觉得这里面很多问题。
林明昆:
    我想要解决的第一个就是误区,概念的误区。我们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,不能把它当成是所谓的一些奢侈品,或者是奢侈消费。
郑炜航(全国游艇发展专家委员会秘书长):
    我看这是媒体惹的祸,过去因为有很多的媒体把它当成奢侈品,把它当成贵族玩物来进行报道,使得大家对这种游艇也好,飞机也好,望而生畏,不敢去消费它,不敢去实验它。从游艇上来看,世界上84%的游艇是中低档产品。
    第二个就是管理的误区,因为中国的游艇刚刚起步,有很多地方,把游艇当成渔船来管理,这应该在今后的管理中,我们可能会有,让大家能够认识这种新生事物,把它当成一种休闲的产品来看,谢谢。
林明昆:
    我们其实是没有这个行业,所以我们管理游艇的相关法规相对是滞后的。
    我们也看到政府正在努力,制定出一些新的政策,我们只有把观念改变了,对应的法规做一些调整,其实这个行业很快会起来,包括前面上不了牌,用不了船的,政府要重视。
主持人:
    来,我们看一下,在私人飞机这个领域,真正要把它的消费力量展现出来的话,你现在需要突破的问题,克服的障碍是什么?
金乾生:
    就是整个飞行的管理,包括机场的管理,还有就是基础设施的建设,包括机场的建设,这个里面既需要国家出相应的文件、政策,也需要众多的企业参与。
    我刚才讲了,因为我们的想法是这样,我们叫以市场消费来带动低空飞行,然后用低空飞行来带动整个产业发展。通用飞机在中国会有一个井喷式的发展,所以那个时候,我这个就可以再往前。
主持人:
    再往前,来。
    其实我觉得,您还是比较保守了一点儿。如果真的是像各位所说的,我们所有发展的障碍,都一一克服了的话,你们其实完全可以开进这片蓝色的区域。我们不妨把它看成是,消费版图上的一片蓝海,所以现在其实可以,来,把你们的希望开进来。
向宏:
    我要先补充一句,他们二位遇到的问题,在我这里都全解决了,也恰好是我们三个人,应该携起手来,携起手来一起走向这个蓝海。
主持人:
    那你现在得赶上,他们已经都进入蓝海了。
向宏:
    赶上。
主持人:
    你再不来就真的,恰到好处。
向宏:
    恰到好处。
主持人:
    其实我想,当它真的成为一个可以拉动经济发展的消费新势力的时候,它带来的到底是什么?在这个背后到底可以拉动多大的一个消费价值链?

(播放短片)
解说:
    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,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,已经成为当前的经济形势下我国要面对的一大课题。
    针对拉动内需和启动居民消费,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作为消费新势力的游艇、房车与通用飞机产业,将会迎来怎样的成长机遇?他们所带动的相关产业链又会有多长?
主持人:
    当它真的成为一个可以拉动经济发展的消费新势力的时候,它带来的到底是什么?在这个背后到底可以拉动多大的一个消费价值链?
许慕韩:
    我们准备在全国建一个庞大的网,要建80到100个房车小镇,要建10000个以上的房车营地,在里面就业的人,我们在几年之内可以将近达到1000万人。然后按照旅游这个算法,一个人背后可以带6个人,那么就是6千万人的就业,相当大的一个产业。
向宏:
    我们接着许总的话讲,我们现在推的这个产品,每一个房车小镇,它可以带来近2000人的就业。另外我们无论在营地里面,还是在车里面,都大量地使用了很多新的技术,比如说营地里头使用了太阳能,不管是太阳能电池,还是太阳能热水这些技术,风能这些技术都使用了。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建成绿色营地、绿色小镇,甚至乃至于是绿色汽车。
苏群波(广东顺德区副区长):
    目前的话,我们是跟向总合作,将他的生产、研发和销售的,主要基地放在顺德。这样的话,我们现在整个产业,应该说房车的产业,80%在顺德完全能够找到完善的产业链条。
    另外,一个小时之内,应该基本上95%(配套)能够解决,通过这样的拉动,汽车对我们本土这些产业转型升级,然后往高端进入这个领域,是非常有帮助。
主持人:
    那是不是意味着,以后我们就不能把顺德叫家电不乡了,以后要叫房车之乡了,这是你们的目标吗?
苏群波:
    多一个名称,丰富一点。
    另外,我们还通过这种产业的引入,包括我们美的(公司)碧桂园,也成为了这个项目的股东之一。这样的话,央企、民企一起联手,应该说整个转型是效果非常地好。
主持人:
    那我们再来看看,游艇进入到了这个蓝海里面了,它会带来什么样的一个拉动?
林明昆:
    游艇非常出名的一个比例,叫做1:9,或者甚至是1:10都有。也就是,每在游艇行业当中投入一块钱,会产生,对GDP的贡献是9倍,一块钱会产生九块钱。也就是简单地从它的产业链里,我们比如说从它的码头工程,从它的海洋设计,从游艇的设计,从零部件的制造,到它的销售,到它的服务,到它的维护保养,到它相应的运输,到它相应的金融服务,到它相应的代理服务,这些都产生它直接的产业链。其实游艇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,它会带动其他的消费,,包括我们所说的当地的餐饮,和我们当地的旅游。
Dephine:
    我举个戛纳的例子,游艇停泊港在当地发展得不错,就像林先生说的,这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停泊港本身,还会波及周边的所有服务产业,比如酒店、餐馆、酒吧,还跟卖船的人有关,它的周围充满了商机。将来,在城市中由游艇业带来的商机越来越多,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买游艇,从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。这一点很重要。
    在戛纳,大约有15%的人,直接或间接地在停泊港工作,这对于一个人口7万的城市,可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林明昆:
    造一条船,它从发动机开始,到它的轮动件,包括电子,包括原材料,包括我们的材料工业,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帮助。所以每造一条游艇,给我们产生的附加值。我个人看法,其实,从李总刚才的讲法也可以看得到,其实它可以大大地促进,我们民族的制造工业。而且非常好地用到了,我们现在产业的转移。
李跃先:
    我们中国造船是大国,但是不是强国,我们的产量很大,但是这种高技术含量,高附加值的船还是没有的。恰恰在这个船上,游艇实际上也是船,它有新材料技术,也解决了我们的节能环保技术,正好在我们的船工艺的节能减排,由原来的不可能变为可能,还有我们的巡视性的一些技术,比如说智能技术,在游艇上已经发挥得淋漓尽致了。
    我们的汽车可能是只能垂直走,我们的游艇可以360度走,可以横走、竖走,有些游艇还可以实现起飞,达到20米,我们叫做水翼船。作为中国的船舶工艺升级来讲,这是一个很好的产品。
金乾生:
    飞机被称为叫工业之花。也就是说,它是高技术里边的高技术,尖端制造。所以,一般来说,因为它对安全性,对舒适性等等这些特殊要求,使得它比任何一个其他行业的这些技术,要求更高一点。
李晨:
    我先对刚才金主任说的,航空是一个高科技,我做两点补充:航空的发动机,因为它的安全性考虑,不允许有一次的失误,我们车如果坏了可以停在路上,船可以抛锚,发动机是不允许有一次故障的。
    另外一个,飞机的材料,林先生讲了,汽车我们是13年报废,船是40年。飞机现在的设计,机身是无寿命设计,所以飞机只要定期地维护、保养,保持持续适航,它能一直飞下去。现在在国外能看到,三四十年代的老飞机还在飞。
金乾生:
    飞机最基本的特点,它是海陆空全覆盖,它是一个全球性产业。在这个产业里面,我们国家现在的份额非常小。
    刚才说过一个数字,我们的通用飞机现在不到1000架,美国是30万架私人飞机,所以这个距离你看非常巨大。我们完全有理由来展望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,就是现在我们家电业在世界家电产业里面的地位,我希望将来就是我们航空业的地位。
主持人:
    在今天的《对话》节目当中,我们关注了消费新势力。它和我们转变生产方式,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所以,当一个新的消费趋势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让我们用所有的努力,一起去开启更多的消费新领域,去挖掘更多的消费新势力,也去呈现更多的消费新产业。到那一天,让我们在享受到,这些新的消费势力带给我们的美好感触的时候,也让我们感受到经济的一个迅猛的发展。


版权所有:江西抚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
技术支持:江西网达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为了获得更好的浏览效果,建议您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登陆本站点